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首席老公,先婚厚爱! > 后记——全剧终

后记——全剧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一年后。

    金秋的和风,吹动十里麦浪。

    明媚的太阳光线,穿透稀薄的云雾,斜照在厚重的铁门,反射出来的斑驳碎影,给人时光荏苒的惘然悠远。

    铁门外,等待着许多人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逼近,仿佛在等待一场盛会,每个人的表情,都是激动而期待的。

    十点半整,两扇高大的铁门,终于从里面缓缓打开,一道颀长的身影,以慢镜头的方式,一点一点的进入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偏瘦的身材,帆布鞋、牛仔裤、白色短袖,简简单单的穿着,手中拎着两本书,再没有任何行礼。

    被判两年监禁的白烁,终于在今天,刑满出狱。

    似乎习惯了阴暗的高墙监狱,突然面对自由敞亮的阳光,他不适应的下意识的抬手遮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,下一刻,他便被一道飞扑过来的娇小人影,狠狠地拥抱!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惊喜,令白烁浑身一颤,僵直了身体。他怔忡须臾,方才手掌垂落,将来人一寸寸的抱紧……

    其余众人,面对这一幕,眼眶皆湿。

    “白烁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许拒绝我,不许对我疏离客气,我们还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你是一个全新的白烁,忘掉过去,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浓重的鼻音,强自隐忍的情绪,到此时,终于无法抑制,萧琰从白烁胸前抬起头来,她眼睛发红的瘪着嘴道,“你这么干脆,不是在哄我吧?”

    白烁低眸,凝视着她,俊脸泛起温柔的笑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贝儿再也等不及的,自人群中脆生生的、激动的大喊,“爸爸,我是贝儿!”

    闻声,白烁迅速张望,经久不见,小丫头又长高了,模样也稍有改变,但依旧是漂亮的小公主!

    白烁顿时湿了眼眸,“贝儿!”

    贝儿几步奔过来,白烁弯腰,像是以往无数次那般,习惯性的单手将小丫头抱起,然后另一只手继续揽抱着萧琰,曾经的一家三口,有多久没有这样温馨的互相汲取温暖了?

    贝儿把小脑袋埋进白烁的颈间,哭音很浓,“爸爸,我好想好想你哦,你怎么工作了这么久?我每天都在盼着你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贝儿,爸爸不好,爸爸回来了,再也不走了,爸爸向你保证,以后啊,要好好的陪着贝儿,陪着你长大,好不好?”白烁饶是一条硬汉,亦情不自禁的眼角泛出了泪痕。

    萧琰将父女俩一起抱住,她深吸一口气,“以后我们每个人,都要好好的,谁都不许再掉链子!”

    白烁点头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白烁你快看,来接你的人还有谁!”

    萧琰突然想起什么,连忙松开白烁,指向下面一排人中,右手第一个,“看看,还认识吗?”

    白烁顺着她的指引望过去,无法名状的激动,在眼中迅速蔓延,他放下贝儿,把手中的书交给萧琰,快步走向那人。

    “阿烁!”

    白岩眼中噙泪,亦激动的迈出双腿,从白岩当年车祸变成植物人至今,他们兄弟二人,终于安好团圆!

    “哥,你醒了?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阿烁,你怎么样?有没有受什么苦?”

    两人用力的相拥,迫不及待的关心着对方,一旁安静站立的安心,悄悄的抹着眼角的湿痕,待白烁发现她的存在时,她扯唇笑得僵硬,轻声道,“小白哥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旧称,一下子就软了白烁的心,他朝安心点点头,喉结艰难的滚动,“心心,你也来了啊,谢谢。”

    安心低了低头,再抬眸看向白烁时,她走过去挽住了白岩的手臂,笑靥如花,“小白哥,我和岩哥真正的在一起了,我们打算结婚。以后啊,你该叫我大嫂了!”

    “哦?那太好了!”白烁惊诧之余,自是格外高兴,不过,“大嫂,那你还叫我小白哥?我是你小叔子。”

    白岩真切的笑,“心心,你叫阿烁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心点头,轻快的唤道,“阿烁!”

    这一声出去,二十多年的爱恋,终于停止,永远的留在了记忆里,仿佛大雪初霁,她终于能够释怀,一身轻松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,白烁挨个拥抱,有霍柏骁,有温承赫,有陈冬,还有——坐着轮椅的许靳乔!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白烁整个人惊怔,他不敢置信的盯着许靳乔的双腿,“你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挺好的。”许靳乔淡淡轻笑,安慰白烁,“你别担心,我迟早能够站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琰过来,握起许靳乔的手,她满心酸楚,“白烁,说来话长,靳乔他能捡回一条命,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!他左腿粉碎性骨折,要想重新站起,还需要时间,但是我相信他可以做到的!”

    一年前,许衍在游艇上安装了定时炸弹,许靳乔没有完全避开,全身被炸伤,当时最要命的是头部受到重创,因为他曾经车祸导致头部受过伤,并且成为植物人昏迷了一两年,所以后遗症连带发作,被赶来的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后,医生当时便下了病危通知书,因为他心跳已经几乎停止,各项生命体征都接近了死亡线,萧琰无法接受,她崩溃的跪在医生面前,不停的叩头请求医生不要放弃,医生感动,垂死挣扎般勉力给许靳乔急救,也是他命不该绝,情况竟稍有好转,待许江崇赶来,联系了纽约最著名的脑外科世界级的专家,赶到西雅图为许靳乔进行手术!

    但是,手术有极大的风险,如果不做手术,许靳乔可能一辈子就这样昏迷性的躺在床上,成为废人,但是生命体征不会消失,也许还能活几年,等于又以植物人的方式生存在这世界上;如果选择手术,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,直接死在手术台上,也有可能手术顺利,可他仍然会变成植物人,但还有四成恢复正常的可能性!

    许江崇与萧琰商议后,两人都决定做手术,与其做个活死人,不如冒险试一试,既然有四成的希望,他们相信会出现奇迹!

    手术进行了长达十多个小时,那是萧琰这一生中,最黑暗的时刻,至今想起,仍心有余悸!

    好在,上天保佑,手术过程顺利,许靳乔活着下了手术台,只是,他深度昏迷不醒,在重症监护室一呆就是半月,待身体各项指标达到要求后,方才转入普通病房。

    而他左腿亦受到严重的粉碎性骨折,差点儿截肢,许江崇不甘心的请来了数位骨外科精英专家,才终于帮许靳乔保住了左腿!

    至于许衍的死,亦一度几乎摧毁许江崇的意志,若不是医院里还躺着许靳乔等待他的帮助,他恐怕早已无法支撑的倒了下去!

    许老爷子那里,这么大的事情,即使许江崇隐瞒不说,新闻媒体也不会放过,所以老爷子很快便知道了,受了这重大刺激的老爷子,当时便陷入了休克状态,后来经过抢救,老爷子留了一口气,但经此大伤元气,身体每况愈下,最终没有熬过一个月,便去世了。

    那时,许靳乔还躺在医院没有醒来,没有见到老爷子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许江崇短短数日,丧子又丧父,连接办了两场丧事,剩下唯一的儿子也是半死不活,他饶是再强大的内心,也承受不住的一夜苍老,两鬓斑白!

    而他在老爷子丧礼过后,又突然接到消息,景爱华吞药自杀了!

    因为没有正式离婚,所以他作为景爱华的丈夫,领回了景爱华的遗体,面对昔日共枕二十多年的妻子,面对家破人亡的惨烈,他悲从中来,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狠狠的哭了一场!

    萧琰日夜守护在许靳乔病床边,无法顾及其它,乔家得知消息,全部飞来美国,唯唯由乔念带回a城养育,许墨晖只能由保姆照顾,乔家人是不可能帮忙的,于情于理,无法接受!

    乔毓帆、倪朗、乔席安三兄弟,搁下了手头所有工作,在美国暂住下来,陪同萧琰一起看护许靳乔,祈祷着许靳乔可以像六年前那样,以他顽强的求生意志,早日苏醒!

    而枪杀了许衍的叶美璇,被警方逮捕,出于种种因素考虑,判了她无期监禁,将在监狱里度过剩下凄凉的余生。

    许靳乔整整昏迷了三个月,他苏醒的那一天,半下午的阳光正暖。

    萧琰正挽着袖子,拿着毛巾,为他擦洗身体,专业按摩师在为他按摩着双腿肌肉,乔席安在帮着萧琰的忙,为她换温水,递毛巾。

    许靳乔睁开双眸,安静的望着忙碌的三人,萧琰低着头,正在擦拭他的肚腹,垂落的发丝遮住了她的侧颜,令他看不清她的神态表情,她的动作很温柔细致,仿佛面对的是什么稀世珍宝,稍微用一点力,就会弄坏了他似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开口,恍惚的凝视着她,似乎一觉梦醒,又已数年分离。而幸好,没有物是人非,没有沧海桑田。有的只是,灯火阑珊的尽头,深爱的那一个人,始终在原地守候着他。

    “表哥!”

    乔席安无意间一瞥,惊喜的出声,“表哥,你醒了!”

    萧琰手中的毛巾“啪嗒”掉落,她缓缓抬头,对上那一双漆黑的瞳孔,不敢置信,她一张嘴,泪水便决堤而出,“老,老公……是,是不是我在做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儿。”

    许靳乔太久不曾说话,嗓音沙哑的厉害,他回以她饱含太多深情的浅笑,“好久不见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